清瑕随笔:浅论“分层教育”--对《西方教育其实是在偷偷完成社会分层》一文的探讨


清瑕    09/09     8480    
4.0/2 



       

     浅论“分层教育”


——对《西方教育其实是在偷偷完成社会分层》一文的探讨


前不久,国内老师和以前同事,给我看了一篇国内近期讨论热烈的文章。问我观点,看完后,我告诉他们我大部分赞同这位作者的观点,同时希望对此有更深入的了解,98日,我把此文放置美国“天目教育”群,让这些🐂爸🐂妈们就《西方教育其实是在偷偷完成社会分层》这一文章进行探讨。

文章链接如下: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OTE0ODUzMg&mid=210300410&idx=2&sn=2166d7230377c81d3ce17a5186728e6d&scene=1&srcid=0906OS0F4Rp1rOxuAdehUieI#rd]


看了文中内容,这些来美国多年的高知们,在美对孩子教育有切身体验的家长们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对于竞争、对于体制,对于课程,对于不同地区,不同国家教育,各抒己见,发表观点。有担忧者,有分析者,有践行者


发言讨论整理如下:


一剑难求:我基本同意文中的观点。在盖茨在其就读的私立高中开始和Paul Allen一起program计算机的时候,他的同辈们,绝大多数,哪怕是在后来的大学生涯中,连见都没见过计算机!所以他和Allen后来辍学创立微软,绝不是偶然的。没有乔布斯进到比斯坦福学费还昂贵的Reed College,旁听calligraphy这门课,就不会有后来Mac首创的multiple typefaces以及scalable fonts但我不同意作者,以此,以及同受儒家文化影响深刻的日本与韩国的创造力并不差这一事实为理由,来否认中国教育体制需要改革的紧迫性。在我看来,中国的高中,好坏与否,无论从学习的强度,广度,还是深度,都没法与美国好的高中相比!究其原因,主要是一次性高考定终身的制度,让绝大多数人在精力与学习能力最强的高中阶段,却浪费了一到两年的时间去炒现饭,做无谓的repetition同样,中国的大学,乃至研究生教育的要求之低,60分万岁思想之盛行,使得中国绝大部分脑力资源,在刚刚有独立思考能力,精力最旺盛,掌握高等技能的黄金时期,却都浑浑噩噩过去了!这同美国几乎所有大学,是完全相反的。这个现象,在我们那个年代,算不了什么大问题,因为那时中国的产业发展太落后了;我们所学的知识,已经严重超出市场所需要的了。可随着中国工业革命的结束,产业开始升级,国际竞争越来越激烈,中国教育体制里的这两个严重弊端,必然越来越成为中国发展与竞争的桎梏!我希望国人能尽早明察这一点。

jingli.pan :社会分层和名牌大学有直接关系?我觉得对亚裔孩子来说,是对的。其实不是家长想补习,是美国教育体制,我只知道我们这,美国公立学校教的太少。公立老师没有任何考核制度, 评自己兴趣,想教多少教多少。

叶子:在美国,一个不去辅导班补课、不花大价钱去学习才艺参加社会活动去丰富自己履历的孩子几乎没有可能进入名牌大学?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坚决反对补习,如果要补习才能进好学校,进去以后可能不轻松。

郭波:文章的说法是有一些道理的。而尤其对我们亚裔,则更是形成了双重的困难。我认为,这也是天目群想要帮助大家的原因之一吧。

晖:我觉得是美国湾区亚裔太多,大家都拼命推,孩子越来越辛苦。想上好大学的门槛越来越高。今年我女儿想申请MIT, 但她除了学校课程,没有接触过任何别的东西,counsellor 说她在竞赛方面below average. 在这个area resource 太多, AO 都很清楚。在高中阶段这里好多孩子都上了十门以上AP,觉得高中生过早上AP, 只是知道了一点皮毛, 但是高中生活就被弄得又忙又累。以后在大学有需要的话还得从头学起。所以申请会比较难。我女儿今天暑假去了一个summer camp 上课,据她说好多东部的孩子在学校都是top12,但水平不如她。朋友女儿以前也去过同一个summer camp, 据说好多孩子没学过微积分。这是一个junior 学完后才能去的,还比较难进的。
Cathy 美国好的学区房很贵,这就说明问题。

晖:这些本来就是应该到大学再上的课。中国高中是应试教育,美国很多高中上这么多AP的目的也差不多。只不过藤校也同时看重其他方面的能力。

有时候觉得既然要重学,为什么要让他们过早地花这么大力气。以我的老大为例,他十年级在高中上了calc bc, 后来去community college 重上了calc c, 也上了一些别的数学课。上了大学以后,又重修了一些课。我说他应该很好混,他说"are you kidding?", 完全不在一个level. 因为太多的孩子修AP, 大学要求就高了。鸡生蛋,蛋生鸡,无解。我想知道他没学AP Calc BC而直接到大学学Calc BC的感受。况且,对很多学生而言,AP Calc BC可能是他们一生所学的数学最高水平了。这里很多孩子都是晩上12点才睡,早上6点多要起床,很心疼孩子们。但是体制在这里了,要改变太难了。

昨天听一个孩子分享讲座,小朋友说我们学校现在中国学生印度学生多起来了,差不多达到20%,大家普遍感到压力。。。想想我们所处的环境,压力一定是惊人的。


清瑕:非常感谢大家的探讨和分析。这,以及当前看到的很多社会现象,也引发了我对分层教育的思考。


社会分层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也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形态。


一直以来,教育在社会分层中一直起着基础作用,而且伴着知识技术在社会生产中的作用越来越巨大,这种作用将愈加明显和深刻。所以无论是中美,还是日韩,无论是考试还是考核,可以说只要社会存续,竞争就不可避免,分层也成了必然,差异的只是分层的方式而己。所以说教育不是比较,但教育永远无法消灭竞争。


 既然分层是必然,那么在我们的教育理念里,在关注人和人的成长的基本问题中,也不能放弃对竞争的关注,甚至可以说,学会良性的竞争,是推动一个人健康向上成长的必须。让孩子在未来的分层竞争中获得必要的能力也应该是教育关注的基本问题。


 当前,要防止两个异化。


 一是过度的竞争。将教育异化为比较,将不择手物,竭泽而渔地在教育阶段获得分层的优势地位作为教育的本质目的,最后对教育和孩子形成生命的灾难性后果。

 

二是消灭竞争。认为竞争是一种对孩子个性的异化,无视社会分层的客观现实,无视教育的社会功能,一味强调所谓的"快乐童年",往往也会对孩子成长和教育夲身带来灾难性后果。


教育是社会的映射,教育在适应着社会也在改造着社会。无论是国家层面的教育改革,还是个人层面的家庭教育,无视社会要求,都是不可取的,但一味迎合社会,也会将教育陷入庸俗,磨灭孩子的个性,降低整个社会的创新能力。


所以,教育是一种拿捏,是一份认识社会,认识孩子,认识自身的综合工程。无论对家长,社会,或者国家和民族,都要在教育上用心,用智慧和辛勤涵养教育,或许是我们的正确选择。